当前位置:首页 > 渔父大中医
朱明芳

朱明芳

温良清雅,谦卑良善,家学渊源,

承岐黄泰斗之衣钵,师事省中医五

老 之一欧阳恒,净得所学,从医

二十余年,临床于皮肤、性病科室

,兼举教学、科研,参西法,修古

方,尤擅借古方疗新疾之技艺,内

、外、妇、儿并举,精通医理,技

艺精湛,施政有方,品端行正,宅

心仁厚,常怀一颗医者之心悬壶济

世救人,就诊者无不如沐春风。






坐诊时间 周六上午

立即咨询
  

朱明芳,教授。

主任医师、博士后,博士研究生导师。湖南省教育厅青年骨干教师、国家第三批名老中医学术继承人、第三批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湖南省高层次卫生人才“255”工程培养对象。先后在国家一级刊物发表论文4篇,二级刊物发表论文3篇,数次在国家级、省级学术会议上交流,编写中医外科、皮肤科专著6部,主持省中医药管理局科研课题1项,参与厅局级科研项目3项,并获得院级教学成果奖1项。师从国医大师禤国维教授、全国名老中医欧阳恒、袁长津教授。中医全科专家,临床以中医理论为指导,擅长内分泌导致的过敏性疾病、色素性皮肤病、皮肤附属器疾病及结缔组织性疾病,女性经期紊乱综合症、绝经、早衰等问题的综合诊治。主诊内分泌紊乱、脱发、湿疹、荨麻疹、扁平疣等皮肤问题、常见性病、前列腺疾病、月经不调、脱发、疲劳综合征、职业人群亚健康及各种内科疑难杂症。渔父讲师团成员,主讲专家。在渔父国医馆每周限诊15人。

坐诊时间:周六上午。


  师从国医大师禤国维教授、全国名老中医欧阳恒、袁长津教授。现为国家科技计划项目评审专家、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奖评审专家、湖南省自然科学基金评审专家、湖南中医药管理局科研咨询专家、湖南省科技奖励评审专家、省卫生及高校高级职称评委。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皮肤科分会委员、中国中医药促进会皮肤性病学分会常务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男科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世界中医联合会外科专业委员会理事、湖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皮肤性病专业委员会委员、疡科专业委员会委员、湖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健康管理专业委员会委员。
  学术成就:
  曾获评“湖南省教育厅青年骨干教师”、“国家第三批名老中医学术继承人”、“第三批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湖南省高层次卫生人才‘255’工程培养对象”等荣誉称号。
  曾主持国家科技支撑项目1项,主持省部厅级科研课题13项。主持荣获湖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著作优秀奖1项、湖南省中医药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发表专业论文三十余篇, 主编、参编医学著作20余部。
  • 朱明芳教授治疗痤疮的经验

      痤疮中医称之为“粉刺”,是一种累及毛囊和皮脂腺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对患者的身体及心理造成一定的影响。关于痤疮的病因病机,认为多因素体阳热偏甚,肺经蕴热,复受风邪,熏蒸面部而发;过食辛辣肥甘厚味,助湿化热,湿热互结,上蒸颜面而致;脾气不足,运化失常,湿浊内停,郁久化热,热灼津液,煎炼成痰,湿热瘀痰凝滞肌肤而发病。古人也多从肺、脾二脏论,《外科正宗 肺风粉刺酒渣鼻》曰:“粉刺属肺,渣鼻属脾,总皆血热瘀滞不散,所谓有诸内,形诸外。”《外科大成 肺风酒刺》亦云:“肺风由肺经血热瘀滞不行而生酒刺也”,认为痤疮的形成多因肺经有热,加瘀而形成。现在临床上也多从肺、脾胃等脏腑及湿、热、痰、瘀等病理产物着手,将痤疮分为肺经风热证、脾胃湿热证、痰湿瘀滞证。临床多表现为白头及黑头粉刺、丘疹、脓疱、结节及囊肿。
      导师朱明芳教授为中医类皮肤科专家,从事皮肤病的中医药临床及实验研究二十余年。在长期的临床与实验研究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通过多年经验总结,对痤疮这一常见皮肤病的诊断及治疗有着独特的见解,辩证思想独特,用药精准,每易获良效。笔者有幸随师临诊断,收益良多,现将导师对痤疮的诊疗心得总结如下:
      随着美容事业的发展及西药的广泛应用,痤疮的治疗方法也较广泛,从内到外、从中到西[1]。朱教授对痤疮的治疗也讲究内外同治,中西结合,在临床痤疮的治疗中既用中药,也配合西药,既重视口服药的疗效,也重视外用药的作用。
      一、内治
      对于痤疮内治,朱教授多从湿、热、痰、瘀四个方面入手,临床上将痤疮分为痰湿内阻、痰热内蕴、湿热蕴结及气滞血瘀四种。
      1、痰湿内阻证
      临床多表现为颜面部散在针尖大小丘疹,中间可见白头或黑头,用手挤压后可见一白色或黄色脂栓,无红肿疼痛,伴纳呆腹胀,舌淡红,苔白腻,脉滑。本类患者素日脾气虚弱,运化功能失常,水湿内停,加上肺气功能失常,不能发挥宣发肃降功能,湿停为痰,痰湿内阻。中医云“脾为生痰之源,肺为储痰之器”,痰湿由脾而生而停于肺部。加上“肺主皮毛”发于面部则为丘疹。治疗上,朱教授多使用具有燥湿化痰作用的二陈汤为基础方加减。方中半夏,辛、温,归脾、胃、肺经,能燥湿化痰、消痞散结;气行则水行,陈皮,辛、苦、温,归脾、肺经,辛行苦降,能调理脾肺之气机,具有行气健脾和中之功效,为理气健脾之良药,且能燥湿化痰,使体内气机通畅则带动痰湿运行;本疾病多由脾气虚弱所致,方中茯苓,甘、淡、平,归心、脾、肾经,甘补淡渗,作用平和,无寒热之偏,利水而不伤正气,为利水渗湿之要药,且具有健脾之功效;白术,苦、甘、温,归脾、胃经,功善补脾益气而燥湿,为健脾要药,脾气充足则运化水谷精微及运化水湿功能正常,痰湿则生成无源。纵观全方各药物,都具有健脾益气、利水燥湿作用,脾气健则痰湿生化无源,水利、湿燥则邪气外出。
      2、痰热内蕴证
      临床多表现为面部皮肤油腻,散在大小不等丘疹,丘疹周围皮肤发红,伴疼痛,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本类患者素日脾气虚弱,且嗜食辛辣肥甘,运化功能失常,水湿内停,化湿生热,“脾主四肢肌肉”,发于皮肤则为丘疹,周边发红,伴疼痛。治疗上,朱教授多用具有清热化痰作用的桑白皮汤加减。方中桑白皮,甘、寒,归肺经,泻肺热;黄芩,苦、寒,归肺、胃、胆及大肠经,善清肺热;栀子,苦、寒,归心、肝、肺、胃、三焦经,具有泻火除烦、清热利湿、凉血解毒之功效,善清三焦火热,且能治疗疮疡红肿热痛;浙贝母,苦、寒,归肺、心经,具有清热化痰、消痈散结作用,以清热化痰、开郁散结之功见长。纵观本方中主要组成药物,都归肺经且具有清肺热之功效,肺为脾之子,根据中医“实则泄其子原则”以清肺热为主而达清脾胃热之功效,兼化痰。
      3、湿热蕴结证
      临床多表现为面部或者胸背部丘疹色红,表现为粉刺、丘疹、脓疱、结节、疤痕等,或伴额面潮红,或痒痛,此外,患者往往以往额面油滑光亮,或伴口干口苦,大便燥结或黏滞不畅,小便短赤,心烦易怒,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此类患者多生活在湿热较重的南方地区,平日嗜食辛辣肥甘,胃火偏重,损伤脾胃,运化功能失职,水湿内停,湿热内生,发于肌肤则面部油腻,出现粉刺、丘疹、脓疱、结节等。治疗上,朱教授多用藿香、佩兰等清热化湿之药为主要成分的自拟方。方中藿香辛,微温,归脾、胃、肺经,用于湿滞中焦,具有良好的芳化湿浊、醒脾健胃之功效;佩兰辛,平,归脾、胃、肺经,用于湿滞中焦,也为化湿和中之要药,且本品性平偏凉。藿香去味取性,与性偏寒凉之佩兰相配伍,一温一凉相配伍达到化湿清热而不伤脾胃的作用。
      4、气滞血瘀证
      临床多表现为面部色素沉着斑,皮疹颜色暗红,以结节、脓肿、疤痕为主,月经期前后面部皮损增多,伴乳房胀痛、痛经,舌质暗,脉弦或涩。该类患者素日情志不畅,肝气郁结,气血运行失常,气滞血瘀,郁而化热,发于面部则生暗红色结节、脓肿、疤痕。月经期前后,人体气血充盛,但运行不畅,郁于局部则发为脓肿、结节,不通则痛,则出现乳房胀痛、痛经等表现。治疗上,朱教授则使用柴胡、香附、川芎、丹参等具有疏肝行气解郁、活血化瘀作用为主要组成药物的自拟方。方中柴胡,苦、辛、微寒,归肝、胆经,具有疏散退热、疏肝解郁、升举阳气之功效,善条达肝气而疏肝解郁,调节痛经,为治肝气郁结之要药,且取其辛散向上疏散之功效,使郁热向上而散;香附,辛、微苦、微甘、平,归肝、三焦经,能疏肝解郁、调经止痛,辛香入肝善能散肝气之郁,微甘性平而无寒热之偏性,为疏肝理气之要药,李时珍称其为“气病之总司,女科之主帅”;川芎,辛、温,归肝、胆、心包经,上行颠顶,下走血海,旁通四肢,既能活血,又能行气,为“血中气药”,能“下调经水,中开郁结”,用治多种血瘀气滞,尤善治妇女月经不调、痛经等,为妇科活血化瘀之要药;丹参,苦、微寒,归心、肝经,善活血祛瘀,调经止痛,为妇科调经要药,前人有“一味丹参散,功同四物汤”之说,本品还具有凉血消痈的功效,善治疮痈肿。方中柴胡、香附、郁金、丹参为主要组成药物,使气行、郁解、血活,共奏行气疏肝、活血止痛之效而达到治疗痤疮之功效。
      在上述治疗原则的基础上,朱教授根据个人情况进行加减,若患者面部油腻较重,则加入山楂、决明子等具有消食通便功效之药物;若热毒较重,则加入银花、连翘、野菊花等清热解毒之药物;若脓肿、结节较重,则加入皂角刺、金刚刺、土鳖虫等具有托毒透脓作用的药物;若患者肝肾亏虚,则加入熟地、女贞子、菟丝子、旱莲草等具有补肝肾之阴作用之药物。若患者热毒较重,则加珍黄片;若湿热较重,则加入百藓夏塔热片。
      二、外治
      对于痤疮的外治,朱教授则根据个人经验,使用具有清热解毒、活血化瘀散结、滋润美白等作用为主要组成药物的中药超微面膜粉(丹润面膜),根据患者的个人情况加入具有消肿排脓、保湿、去油腻等作用的药物。配合西药阿达怕林及复方樟脑软膏外涂。

  • 用生石膏治银屑病要得法

      银屑病为皮肤科临床常见病,其病情顽固,较难治愈。证型有血热、血虚、血瘀、血燥之分,以血热型多见,表现为皮疹不断增多、疹色焮红、鳞屑多、瘙痒明显,常伴有心烦、口渴、小便黄赤、大便干燥等症。目前西医常规采用照光治疗,但是治标不治本,且部分病人有严重的刺激反应,因此配合中医治本可使疗效更佳、更持久。
      依据症状加减
      临证中,朱明芳教授善用生石膏,常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朱明芳教授总结出以下两点:1.若辨证配伍得当,用药对证,且患者服用时采用少量多次法,重用石膏不伐伤脾胃。2.石膏有透疹化斑功效,可治温病热病痧疹、发斑。生石膏为微寒之药,欲扑灭体内燎原之火热,杯水必不胜之,故须重用生石膏以清热。如若偏里热毒深重,需重用生石膏至80g左右,使其直入胃经,敷布于十二经,以寒胜热,退其淫热;若偏表热毒轻浅,需重用生石膏至50g左右,使其轻清发散热邪,此证谨记不能重用生石膏至80g左右,因里热轻,而其直入胃经,使寒重热轻,破其胃之寒热平衡,伤津伐胃。朱明芳教授用生石膏一般与他药同煎,使药效充分融入到药汤之中,一剂煎水1L左右,分3~4次内服。
      从病情发展来说,血热型银屑病初期热势不盛且阴血未伤,生石膏用量在50g左右,配合运用银花、连翘等散风清热药能使热邪外透,又不伤及阴血,此时不可用黄连、黄柏等清热燥湿之药耗伤阴血;发展到中期,热大实且阴血初伤而不重,重用生石膏80g以泄热护阴,而且皮损在人体表面,重用生石膏辛散可使药力到达病所,配合生地黄、知母、茜草、重楼、白茅根、紫草等滋阴清热、凉血活血药治疗,使实热之邪从小便而解,且养护阴血,活血以防热结;血热型银屑病末期呈邪热留恋、阴血耗伤之势,可辨证加用生石膏。朱明芳教授予滋阴清热、养血散风之药,如生地、黄精、鸡血藤等合用生石膏30g,既可清稽留之热又养阴生津,使热清而阴血得复,同时防其久病致瘀,邪热结聚,加入牛膝、丹皮、丹参等活血药。如果以阴伤瘀血之证为主,则用生石膏30g左右配槐花、丹皮、丹参、桃仁等活血化瘀之药,标本同治。
      顺应季节变化
      石膏的剂量和配伍也应因不同气候条件与人体相应的生理条件差异而进行加减变化。朱明芳教授依据季节变化调整石膏的用量配伍。石膏是寒凉性药物,参照用热远热、用寒远寒的理论,夏季运用石膏药量宜重,冬季采用石膏药量宜轻;春秋之季寒热适宜,石膏用量可稍重。
      朱明芳教授认为,必须根据病情辨证加减,不必完全拘泥于季节用药药量及配伍。在顺应季节配伍用药时,她配伍用药更强调春夏配伍温热药治病,选药温和,剂量轻,或以寒凉监制;秋冬配伍寒凉药治病,选药缓和,剂量轻,或以热药监制。
      遵循体质差异
      同种病,同种证型,同一发病时期,也会因个人体质不同而病情各异。因为体质影响着疾病的性质和转归。因此,同为血热型银屑病的同一时期,也会因为个体体质差异而用药不一:
      1.阴虚体质 阴虚体质适宜甘寒清润之品,石膏可用至50g,配伍麦冬、沙参、天花粉等滋阴。
      2.阳虚体质 阳虚体质适宜益火温补之品,故石膏用至30g,可配伍少量生姜等扶阳之品,制约诸药之寒性。
      3.气虚体质 气虚体质适宜补气培元之品,石膏用至50g,配伍山药等补气之品益气健脾,增强自身抵抗力。
      4.血虚体质 血虚体质适宜甘补之品,石膏用至30g,配鸡血藤等补血之品,补血又活血。
      5.血瘀体质 血瘀体质适宜疏通血气之品,考虑血瘀日久化热,石膏可用至50g,配伍丹皮、丹参、鸡血藤等活血之品,且有凉血活血之功。
      6.气郁体质 气郁体质适宜疏肝调气之品,石膏可用50g,配伍白芍、槐花等理肝气之品。
      7.痰湿体质 痰湿体质适宜健脾化痰利湿之品,石膏可用50g,配伍茯苓、陈皮、薏苡仁等理气健脾之品。
      8.阴寒体质 阴寒体质适宜辛温之品,石膏用至30g,配伍少量干姜等散寒之品。
      9.阳热体质 阳热体质适宜辛寒之品,可予石膏100g,配伍栀子、生地、玄参等清热滋阴之品。
      10.阴阳平和体质 阴阳平和体质应视其寒热虚实,权衡补泻施用,石膏可用至50g,按病情配伍加减用药。
  • 病案一:面部肤色丘疹

      赵某,女,22岁,2013年11月26日初诊。主诉:背部红斑瘙痒10年余,面部肤色丘疹1年余。现病史:患者自述10年前无明显原因,背部出现红斑,伴瘙痒,未予重视及治疗,1年前面部也出现肤色丘疹。曾在美容院治疗,丘疹消退,但反复发作,并逐渐增多。口不干欲饮,纳食可,大便调,小便稍黄,夜寐多梦,月经量可,色鲜红,无瘀块及痛经。查体:面部稍油腻,密集分布针尖大小肤色丘疹,中央可挤出白色脂栓,面部易潮红,舌红苔白,脉数。诊断为:粉刺。辩证:痰热内蕴证。治以:清热化痰。方用:桑白皮汤加减,方药如下:桑白皮10g,黄芩15g,栀仁10g,浙贝母15g,猫抓草15g,马鞭草15g,白芷10g,决明子15g,山楂20g,生牡蛎20g,龙骨10g,凌霄花15g,槐花15g,甘草6g,水煎服,日一剂,连服7剂。另:予石榴皮1包,忍冬藤1包,乌梅1包,白芷1包,玫瑰花1包,夏枯草1包,敷面;阿达帕林软膏,复方樟脑软膏,外涂;珍黄片,每次2片,口服,每日2次。二诊(2013年12月11日):患者自述服药后面部油腻减轻,面部潮红有所改善,停药一周后反复。查:舌质红,苔黄,脉数。继予前方再服7剂。另:予前方面膜7剂敷面;阿达帕林软膏,复方樟脑软膏,外涂;珍黄片,每次2片,口服,每日两次;百藓夏塔热片,每次2片,口服,每日两次。服药后患者病情好转。
      按语:本患者素日脾气虚弱,运化功能失常,水湿内停,且嗜食辛辣肥甘,助湿生热,湿热内蕴,发于面部则生丘疹,痰热蕴蒸于面部则面部油腻,体内湿邪内停则口不干,津液不能承加上热伤津液则欲饮水、小便偏黄,扰心神则夜寐多梦。治疗上以桑白皮汤为基础方加减,方中桑白皮、栀子、黄芩、浙贝母,清热化痰散结而尤善清肺热;加入具有解毒、化痰散结之功效的猫抓草以增强其解毒散结之功效;久病必瘀血,加入具有活血散瘀作用的马鞭草,活血通经之功效的凌霄花,促进局部血液循环;白芷消肿排脓;患者面部油腻,决明子清热、润肠通便,山楂消食化积、行气散瘀,促进脾胃消化吸收,而达到去面部油腻之功效;热扰心神,患者夜寐多梦,龙骨安神,且与具有安神兼软坚散结之功效的生牡蛎相配合,既能增强安神之功效,又能散结;患者面部潮红,槐花凉血;甘草调和诸药。同时使用以石榴皮、忍冬藤、乌梅、白芷、玫瑰花、夏枯草等具有清热解毒、滋润美白、活血化瘀散结及消脂作用为组成成分的中药面膜。口服中成药珍黄片清热解毒,百藓夏塔热片清热利湿。外涂维A酸类药物阿达怕林乳膏及具有对抗其副作用及清热解毒作用的复方樟脑乳膏,中西结合、内外兼顾而达到较好的治疗效果。
      小结:中医认为痤疮的病因病机是湿热、肺经风热、肾阴不足、痰瘀蕴结,或天癸相火过旺等原因引起的。黄云等总结前人经验,发现多从脏腑、肺胃、心、脾胃、肝、肾、三焦、病理产物等方面论治。朱教授则从病理产物方面入手,认为体内脏腑功能失常,导致湿、热、痰、瘀等病理产物集结,发于皮肤,治疗上则也从燥湿、清热、化痰、散瘀等方面着手,并注意内服药与外用药的结合,中西药的配合,既能减少西药治疗痤疮的副作用,同时也能发挥中医药价格低廉、副作用少、使用方便的优势,在临床上起到了较好的效果。随着美容事业的发展,痤疮的治疗手段也越来越多,如针灸、刮痧、耳穴贴压,除了传统的治疗方法外,也运用了较多的现在手段,如激光、果酸换肤等在临床上也起到了较好的治疗效果,或将传统中西药与现代物理治疗手段相结合,发现中药面膜联合果酸治疗寻常痤疮能起到较好的治疗效果,红蓝光联合阿达帕林治疗中、重度痤疮也能起到较好的疗效。因此将痤疮的治疗方法及思路进一步扩展开来并将各方法相结合,将为痤疮的治疗提供更安全有效的手段。
      面部肤色丘疹面部肤色丘疹面部肤色丘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