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渔父大中医
旷惠桃

旷惠桃

从医四十余载,勤奋治学,精研医

术,通晓经典,深研《金匮》,精

于中医,汇通西医,深谙药膳食

疗,广积单方验方,熟知中医养生

方法,“自古医道通仙道,半是治

病半修身,”旷惠桃常以医圣之言

自勉;盖自古的医道之传也,以济

世为良,以愈疾为善,怀有悲天

悯人、一心赴救的境界。







坐诊时间 周二上午

立即咨询


旷惠桃,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

女,主任医师,教授,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博士生导师。第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湖南省中医附一院内科学术带头人,湖南省风湿病学科带头人。曾先后担任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第二附属医院院长。为已故湖湘著名伤寒金匮学家张海清教授首席女弟子,成立“旷惠桃全国名中医工作室”。从医40余年,勤奋治学,精研医术,通晓经典,深研《金匮》,精于中医,汇通西医,深谙药膳食疗,广积单方验方,熟知中医养生方法,擅长亚健康调理。尤其擅长运用中医中药尤其擅于运用经方及虫类药等治疗风湿类疾病如:类风湿、狼疮、皮肌炎、硬皮病、强脊、干燥综合症、雷诺症、骨关节炎以及痛风、肺病、脾胃病、肾病等疑难杂症。牵头研制的“三虎丸”治疗类风关;“痛风克颗粒剂”治疗痛风;“益肾颗粒剂”治疗多种慢性肾病等取得满意疗效。渔父讲师团成员,主讲专家。在渔父国医馆每周限诊10人。

坐诊时间:周二上午。


  旷惠桃教授1973年10月毕业于湖南中医学院医疗系本科,1982年湖南中医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并获医学硕士学位。先后受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部专家服务中心特聘专家;湖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常务理事;全国中西医结合学会风湿病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湖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风湿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湖南省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继承工作导师;湖南省中医药学会第三届内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湖南省中医药学会中医科技评审专家;曾先后担任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二、第一附属医院院长。曾获得以下荣誉:1998年、2003年度湖南省优秀医院院长,2001年、2004年度湖南中医学院先进个人,湖南省中医学会、中西医结合学会2000---2007年度学会工作先进个人;2006年度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风湿病专业委员会先进委员。2012年被评为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首届名医;2012年批准为第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导师。2014年批准为“旷惠桃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导师。
  先后出版、主编《旷惠桃临床经验集》、《中西医临床用药手册.内科分册》、《中西医结合风湿病手册》、《风湿病名医妙方解析》、《内、外、妇、儿、五官科疾病中医查房手册》《内、外、妇、儿、肿瘤、五官科疾病药疗食疗全书》、《中医临床实习手册》、《中国民间饮食疗法》、《中医本草疗法》等著作20余部共计1000余万字;公开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主持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省、厅科研课题共6项,获湖南省中医药科技进步奖二等1项,三等2项。指导学徒5名;指导已毕业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共48名。该同志几十年如一日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医德优良,服务热情,深受广大病友欢迎。目前仍然坚持门诊及带学徒、指导研究生等工作,并定期病房查房。
  《伤寒论》太阳病病机分析
  《伤寒论》六经中,太阳主表,职司卫外,为六经之藩篱。一旦外邪侵入人体,太阳首当其冲,卫外功能失于固密,邪正交争于表位,即发为伤寒或中风,这就是太阳病经证的主要病机。太阳中风之自汗出,脉浮缓;太阳伤寒之无汗,脉浮紧,都是卫阳不足、太阳失司的表现。但历代医家对此认识多有欠当之处,或说太阳病经证病机为风伤卫,寒伤营;或说为寒伤卫,风伤营;或言风寒两伤营卫;或谓不在所伤之风寒,而在机体之强弱等等。笔者认为均不能正确反映太阳病病机。
  营阴守于内 卫阳护于外
  营卫生于水谷,营为水谷之精气,卫为水谷之悍气,营行脉中,卫行脉外,有表里之分,阴阳之异,这些概念,在《内经》中都很明确。但在《伤寒论》的许多注释中,与《内经》不一致。如《伤寒论讲义》在病理机制一节说:“太阳主表,统一身之营卫”,将营卫都归属于太阳所统摄。
  由水谷化生的精微分营气和卫气两类,营在脉中,卫在脉外,营属阴,卫属阳,阴主内,阳主外,营阴守于内,卫阳卫于外,二者具有相辅相成的密切关系。所谓“阴者,藏精而起亟也,阳者,卫外而为固也”,“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素问•生气通天论》)。因此,营与卫是一种阴阳、内外、表里之间的关系,尽管运行营气的脉上下、表里无所不至,但它在任何地方都伴随着脉外卫气的防卫,并不是直接处在没有卫气护卫的位置上。《伤寒论》虽指出了太阳主表,但并没有统司一身营卫的意思,说太阳统一身之营卫,这显然是后人的误解。这里主要是混淆了卫外功能和体有部位的概念,实际上,即便是体表络脉,也有一个卫气的保护层次。因此,不能把太阳主表的功能结构与人身的体表部位等同起来。
  说太阳统司营卫,也因为《伤寒论》53 和 54 两条谈到了营卫问题。但这两条所说营卫,是从营卫相互依存、相互为用的角度而言。自汗出为卫气不和,病变重心在卫而不是营。调和营卫,是从治疗卫气入手,使营卫和谐,卫外功能固密,并不是说营也是表。至于 97 条所言“营弱卫强”,营弱,则卫气不可能强,言强,则是从“邪气盛”的角度说表邪实。因此,病变也是在卫而不是在营。
  营、卫之间,营阴而卫阳,营里而卫表,在病理过程中容易相互影响,但并不能认为都是太阳所统司,太阳只统摄卫气,不主司营气,即使太阳请战有营阴外泄作汗时,也不能就认为太阳司营,即如太阳病出现鼻衄、咳嗽、呕吐等证时,并不能认为太阳也统摄血液、肺脏、胃肠,是一样的道理。
  太阳病是卫气受损
  张仲景著《伤寒杂病论》,是自成一家之言,但其学术理论的渊源则来自《内经》,所论卫气的功能当然也本于《内经》。
  《内经》中卫气的基本含义是指固护体表的卫外功能,如“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合者也”(《灵枢•本脏篇》),“卫行脉外”(灵枢•营卫生会篇),“阳者,卫外面为固也”(《素问•生气通天论》)。卫气运行于脉道之外,充盛体表,调节皮腠,抗御外邪。因而“卫气和,则分肉解利,皮肤调柔,腠理致密矣”(《灵枢•本脏篇》)。对外界环境的适应中,主要是卫气“司开合”的机能。如天暑汗出,毛孔开以泄汗排热;天寒腠理闭密,毛孔闭合以保持体温。
  在病理过程中,汗出是卫气调节功能的表现。伤寒或中风均为外邪所中,无论是风是寒,不可能越过卫气的防御面先损伤营气,或风、或寒伤营的太阳病病机都是片面的。
  再从伤寒、中风的两个主方看,也应当认为是用于调整卫气开与合的功能。中风有汗,是卫气“合”的功能受损,桂枝汤用桂枝辛温助卫表之阳,芍药酸收,与桂枝配伍,是加强卫气“合”的作用,卫气开合正常,汗不妄泄,起到了保护营阴的作用。伤寒无汗,是卫气“开”的功能受损,亦用桂枝辛温以助卫阳,但不用芍药酸收,而用麻黄的宣发以恢复卫气“开”的功能。二方都是围绕着卫阳的“开”、“合”来施治的,目的就是恢复卫气的调节功能。因而,太阳病就是卫气受损的病证,外邪入侵首损伤的就不应当是营。
  卫气不足 外邪所中 开合失司
  《伤寒论》中,关于伤寒与中风、表实与表虚、伤营与伤卫的主要区别点在于有汗与无汗,弄清太阳病汗出与不汗出的原因,掌握太阳病的发病特点,也将有助于澄清伤营伤卫的问题。
  《内经》说:“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素问•评热病论》),邪气侵入人体,只有当卫气不足以抵御外邪侵袭时,才会产生疾病。寒伤于人,因其性收引,故容易促使卫气“合”的功能亢进,汗不得泄,出现无汗的证候;风伤于人,由于其性开泄,故与寒相反,造成病理上的只开不合,汗液外泄,出现有汗的证候。因而,无论是风是寒,影响的是开是合,都是损伤卫气。从外邪的直接作用看,引起太阳病发病并没有损伤到营或其他。至于汗泄而影响营阴,郁遏阳气影响脾胃机能的升降等,是伤卫气后对其他系统功能的损伤,不是太阳病发病的必然证候。
  风伤卫,开而不合;寒伤卫,合而不开。涉及到关于病因性质的区分,及对病因与证候关系认识。因而,联系到理、法、方、药一整套理论体系而言,将引起太阳病的外邪按风、寒来分类,不仅是为祖国医学理论体系服务(如六淫病因理论),也是为了更好地指导临床的选方用药。如针对风邪之性开泄,须用芍药类的酸收;针对寒邪之性收引,便需麻黄类的宣发了。
  根据《内经》“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关于发病的认识以及“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百病之始生也,必先中于皮毛”的论点,太阳病的发生,其基本病机应该是:卫气不足,为外邪所中,开合失司,因而形成伤寒或中风。
  说风伤卫、寒伤营,或寒伤卫、风伤营皆忽略了营卫的层次,有悖于营卫理论。言风寒本为一气,形成汗出与否主要是体制问题,则又忽略了祖国医学理论中关于病因的认识,因为风、寒各为六淫之一,六淫性质不同,用药就须有别,仲景分出风、寒,即告诉人们不得混淆六淫的概念,指导医者根据不同的病因和不同的症状,作出不同的治疗方法。

  • 旷惠桃:于一方诊室,修心、养性、渡人 ……

    已是傍晚时分,从云层间“偷跑”出来的金色阳光洒脱地映射着城市的街角,清风随衣,流云悄然飘向不知何方!
      旷老家住在离市中心比较远的地方,从天际岭隧道口往南方向过去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房子远远看去岿然沉穆,屋内屋外到处可以看到娇嫩欲滴的绿萝,它们正以活泼动人的姿态迎接着这位每日给予它们营养的女主人,映衬得屋前屋后热热闹闹的样子。
      绿萝是五行属阴木的天南星科植物,阴木脾性易愁、好怒。旷老师说,她平常很忙,但是在忙的间隙,她总要为这些绿萝洒下充足的养分。她说:“阴木之人好怒伤肝,肝气不畅,这就像对待病人,如果想让病人痊愈,必须化阴木为阳木,生出仁德、博爱之心”。说这话时,我看见夕阳中最耀眼的光芒正透过窸窸窣窣的树叶在旷老身上投下斑驳树影。
      曾有媒体在采访旷老时问:“现在很多中医专家都觉得自己处在困境中,您是否也是有同样感受?”。“你听起来就不会很舒服吧?”她咧着嘴巴,语气平和地反问我。刹那间,我像被她那坚定的目光牵扯住似得猛抬眼看她,那平时炯炯有神的眼睛此时更是熠熠发光。她的语气也显得这事有趣又自然,可那明明是她遇到的尴尬时刻——越来越多人认为,中国当代中医,并不怎么样。我那时的嘴巴像是呆住了,但心底里却是惊叹了一声。显然她有自己的主张......
      她对中医的未来很乐观,也许因为她是个实践家,实践家大多是乐观的。
      《礼记•中庸》中曾有这么一句话:“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意思就是说君子无论到了什么境地都可以安然自得。旷老就是这样一位“女君子”。
      1972年,因为时代的机遇,她以工农兵大学生的身份踏入中医领域,那时候的她,年轻漂亮,眼神里带着青春期的懵懂,活泼可爱。可谁也没成想到,这样一位阳光活泼的女孩,却能静下心来学中医,并且能把这条路走得越来越稳。直到现在,从医已有40多年的她依然带着饱满的精神与气势如虹的拼劲,一直在中医风湿病治疗领域里默默地苦心钻研,不断地给中医这块庞大平静的湖面“扔着小石头”,著书立说,临床科研,给正在慢慢积聚爆发力量的湖南中医界泛起阵阵波光涟漪。
      窗边的绿萝苍翠依旧,天色却渐渐暗淡了下来,时令已进深秋,不时有嗖嗖冷风吹进书房,让人不经意间打了个寒颤,旷老突然说:“你今天怎么穿的这么少?这两天天气突变厉害,很容易得风湿病,所以一定要引起重视”。
      中医风湿病治疗领域里有句话叫做“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就是说要注意人体气血的充足和流通,风湿病才会消失。治疗风湿病最主要是注意调养,中医里面讲的调养也不是说自己在家里不做事,而是要有积极的态度来调养。风湿病大多是肝肾不足,气血不足,要补肝肾,配合饮食疗法,还要适当锻炼,来增强体质。很多人觉得风湿病没有严重到行动不便就不重视,但是真的等到严重的时候后悔就晚了。而且严重的风湿病的致残率是很高的。
      说不清楚是遗传还是后天养成,旷老对待事情会“过分认真”, 每次给病人看病,旷老都要将原因给病人讲清楚,她说:“医生就是要自己精通医理,又要能够深入浅出地告诉病人”。而这既让她赢得了病患的认可,更让她先后成为了湖南中医附二、附一的院长。 “投入很多心血,动机离不开情感,我对中医、对患者有情感” 她说。
      “清水池边,倒影婆娑,岁月也不曾为她朱颜改”。曾经的娇美容颜,经过了四十多年的中医美学的浸润,如今神采依然。在渔父国医馆长满青苔的石阶旁,她突然回头的粲然一笑放飞心中的怅惘。
      本文由渔父国医馆原创,作者:丁桔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