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渔父大中医
谢雪姣

谢雪姣

雪姣者,佳人也,肤白发乌,系熊

氏弟子团成员之一,幼时随外祖父

识草辩药,始与中医结缘,步入中

医之道。少年求学长沙,质慧敏,

学而优,既而师从名医,得湖湘

中医之泰斗倾授,获其真传;又跨

洋西渡,求学美利坚,中西兼容

,从医三十载,循零西药零中成药

唯饮片之法则,承汤茶丸散膏丹之

剂型,兼顾表里,调和阴阳,擅以

理法方药,辨证论治内、妇、儿

皮肤之易见病及疑难杂症,然西

医甚嚣尘上,中医未能成盘踞之

势,其一弱女煌煌扛鼎,怎不令

大丈夫为之侧目?

坐诊时间 周三下午

立即咨询
  

谢雪姣,湖南省知名中医专家

中美双博士后,研究生导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文化科普巡讲专家,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人,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优秀青年,担任湖南中医药大学仲景学说教研室主任(伤寒论、金匮要略),美国中医学院特聘教授、博士生项目指导老师。已师从全国名老中医熊继柏教授18年,师从全国名老中医黄政德教授10年。临床经验丰富,坚持经典理论教学与临床紧密结合,以纯中医理法方药论治内、妇、儿、皮肤科常见病及疑难杂症见长,善于不孕不育、月经不调、带下、子宫肌瘤、乳腺增生、及痤疮、发热、口疮、头痛、失眠、风湿病、心脑血管病、糖尿病、紫癜、肝病、胃肠道疾病、肾病、痛风、癌症化疗伴随症状、颈腰椎骨病,小儿吐泻咳喘、小儿多动症、抽动症、孤独症等疾病的治疗,疗效显著。兼减肥及亚健康养生指导,渔父讲师团成员,主讲专家。在渔父国医馆每周限诊20人。

坐诊时间:周三下午。




  • 美女医生谢博士

    与美女医生谢博士谢雪姣女士相识,是著名老中医吴子明教授的介绍。吴教授说,有一位很不错的美女医生,特别爱书、爱读书,她想去你的“近楼”参观。我说:好!对于美女,我向来是不会拒绝的,何况是爱书的美女。于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吴教授便领着谢博士到了近楼。一见,果然,气质高雅,谈吐不凡,且有一种亲近感。这是一年之前的事了。之后没多久,打她电话,不通,手机屏上出现一行字:“你好,谢雪姣女士正在美国学习……”好在有微信,可以陆续得知她的一些信息。比如在美国某个机构进行中医讲座,深受欢迎;或为美国病人进行针灸等等,特别是受聘美国中医学院博士指导老师,为美国洋人学生讲中医,风采照人。再次与她相见,便是前不久在太平街渔父国医馆的一次座谈会上了。那次座谈会,名老中医熊继柏先生作了十分精彩的发言,然后又进行了一个小时的义诊。义诊时,坐在他旁边的,为熊老写处方的,便是谢博士。熊老口述方剂名称,谢博士十来味药物名称已经写好了,合作之默契令人称奇,看来谢博士真是得师真传。


    也就是那天的下午,我请谢博士喝茶。我开玩笑,我说:你是我请喝茶的女士中学位最高的——博士,且还是双博士后。我问她,博士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冠冕?她说,其实,博士后并不是学历,而是博士毕业后的一段工作经历。就拿她来说,她在我国高等教育体制内完成了从本科、硕士、博士等全部学历教育的,而且在北京协和医院进修一年有余。然后,于二00年进入中国博士后流动站,顺利出站;二0一六年八月,又结束了在美国密西西比大学医学中心博士后工作。所以,她获得的是中美双博士后。

    中医是讲究师承的。我自然对谢博士的师承很感兴趣。她说,她是从一九九九年开始跟随熊继柏教授门诊学习,至今已有十八年了。同时,她从二00六年开始,又师承黄政德教授,并成为国家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人。还师从郭振球、郭赛珊等。说起恩师,她如数家珍,特别感激,她在跟这些全国的名老中医侍诊抄方的过程中,耳濡目染,专业技能自然得到快速提升。


    谢博士是一名大学教师,担任着湖南中医药大学仲景学说教研室主任,主讲《伤寒论》等课程。仲景学说包括《伤寒论》和《金匮要略》,这两部书都是汉代名医张仲景所著,被列为中医四大经典之中。由此可见,谢博士的中医理论功底是相当扎实的。

    谁都知道,光有理论是不行的,理论得与实践相结合。我最关心的是她的临床。研习中医二十年了,治愈的病例不计其数。人说“一个好中医就是一所全科医院”,古老的中医原本不像如今医院这样分科的,谢博士的门诊应证了这句话,一次门诊大几十人,最多一次达126号,涵盖了各科病种。她是一个中医的全科医生,特别是对外感急重症、内妇儿外皮科常见病疑难病和亚健康养生指导三大领域,她以中医思维、结合中医经典、运用古法中医手段,取得了良好疗效。


    谢博士说她的成长除了老师的指点,全要感谢这些患者,每个患者都是她学习研究的范本。找她看的病人一般都是经她治好了的患者口耳相传带来的朋友家人,因此,她觉得她的责任更重,不能辜负患者及患者背后的介绍人。她把每个病例详细记录拍照留存,要用做博士论文的精神研究每一个病例。病人的信任爱戴也是她的动力,其大学同事因高热腹泻、下颌关节脱位、肾衰等用谢博士的纯中药治愈或转危为安而赐她“谢神医”,结果这名字不胫而走。

    与谢博士喝茶,发现她有两个手机,且两个手机都大而笨,与她的气质很有些不符。而且和她聊天时,没聊上几句,便有电话打进来,问这问那的,都是关于病的。她说,没办法,为了与患者进行有效的沟通,她专门为患者建了一个微信群,因微信人数比较多,她就干脆将一部手机作为专用了。我说,难怪,难怪你的手机那么笨重,原来那里面担负着那么多人的生命安全,举足轻重啊!她说,你还真别小看了这个微信,患者在服药时有困惑,病情变化时有恐慌,她都会及时地与其进行沟通。有的小孩发烧、老人失眠,甚至抑郁等,都用微信与之联系。不少患者还真把谢博士当成了自己的精神支柱。


    谢博士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便是脾气好、态度好、有爱心,对病人的痛苦能感同身受。她在坐堂时,总是能满面春风地望闻问切,耐心地回答患者的提问,同时也认真地倾听患者的苦恼包括隐私。由于病人多,有时一天坐堂由原定好的四个小时延伸到七八个小时。谢博士让患者感觉容易亲近和信任。惭惭地,有些患者甚至对她产生了依赖。有一位姓陈的女士,因患肾病在谢博士处就诊两年,病情得到平稳缓解。一年前,听说谢博士要去美国,顿时感到失去了依靠。于是,在谢博士临行前再次赶来就诊,且不顾在场的患者众多,径自放声痛哭。之后,她们之间,便靠着微信时常联系。还有一些不孕不育的父母,经过谢博士的诊治生出了宝宝,除了发微信与之分享快乐之外,还特地把宝宝抱到诊室来,与其合影留念。我说,你是送子观音啊。你要是头戴翠金华冠,身穿纳衣而上着披肩,项挂金锁,中嵌化佛而端坐于莲花之上,且双手托一赤身光体的幼婴,那是何等的景象。玩笑归玩笑,说到此,谢博士确实是一脸的幸福,就像是自己当了妈妈一样。


    在谢博士一大堆的头衔中,有一个头衔引起了我的好奇,那便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文化科普巡讲专家”。于是请教,谢博士说:这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为了更好地向广大群众传播科学、准确的中医药文化科普知识,以期增强群众的身心健康水平,而在全国范围内分六批选拔出来的两百余名中医药文化科普专家,从而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中医药科普巡讲活动。谢博士在教学和门诊之余,已在图书馆、社区、企业进行了五十余场公益演讲。在谈到这个话题时,谢博士对有关部门的这个举措盛赞有加。她说:平时医生在门诊中,见到很多的病症与病人的医学常识缺乏以及不良的生活方式有关,但在门诊时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一个一个地向患者讲解,而采用集中宣讲的方式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让更多的人接受相关培训。作为一个医生,谢博士认为这是她应尽的一份责任。正是因为她有着一份强烈的责任感,让她坚持了好多年。就在今年的十一月份,谢博士就接下了四场讲座,即在深圳、四川、郴州和湖南中医药大学举行。


    我觉得,谢博士的工作是不是排得太满了些呢,毕竟身体不是铁打的。最主要的是,她这么忙,我想请她喝茶的时间,恐怕就得提前几个月相约,还不一定约得上。谢博士说:太夸张了,彭作家请喝茶,没时间也得挤时间。我说,那就好,我得给你发一个聘书,请你当我的健康顾问。她说:好!


    本文由渔父国医馆原创。作者:彭国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