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父国医馆周年志:莫急,我们都是时间的作品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7-09-01 浏览量:7340

      老吴,44岁,曾经生活在乡村,1990年就读于湖南一师,在长沙生活了27年。做了二十多年的媒体人之后,2016年突发奇想,干起了悬壶济世的中医行业,在太平老街创办了渔父国医馆。

渔父国医馆周年志:莫急,我们都是时间的作品

(老吴)

渔父国医馆周年志:莫急,我们都是时间的作品

(老吴女儿细妞的画)

      以下文字,是老吴在国医馆创办周年之际写下的心里话 ……
古人用“白驹过隙”这种词汇来形容时间之快,真是太生动不过了。我不是白驹,有时候还觉得自己像一头蠢驴,但时间在蠢驴的脚下,也仍然是一条窄窄的缝啊。

      想起了去年8月28日,在太平老街金线街的巷子里,渔父国医馆开业那天,宝宁寺住持昌辉大和尚带领我们医馆全体员工诵读《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情景。“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渔父国医馆周年志:莫急,我们都是时间的作品

     “白发知时节,暗与我有期。况我今四十,本来形貌羸。” 人到中年,在闹市街头创业,过着个体户一样的生活,我能像释迦牟尼老头儿说的那样,做到没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么?还真的很难做到。

      开业的头几个月,医馆每月的亏损多达十几万元。看着账户上数字一天比一天少,银子如水倾泄,心里真是万分恐怖,挂碍万分。几位中医行业的前辈对我说:早着呢,亏两年再说吧,我们都是这样熬过来的!

渔父国医馆周年志:莫急,我们都是时间的作品

老吴女儿细妞的画

      几个月的亏损下来,我彻底清醒了,媒体人莫名的自负也丢掉了不少。我渐渐接受现实,歧黄之术乃仁术也,没有捷径可走。在这个领域,我不是超人,该走的弯路一步也不能少,该交的学费一分也不能免。慢慢来吧。

      还好,亏了大约六七个月之后,我们的账目开始平衡了。一年下来,累计接待就诊人次八千余众,复诊率达到一半以上。终于松了一口气,暂时没有了性命之忧。

渔父国医馆周年志:莫急,我们都是时间的作品

      回想这一年开医馆的点点滴滴,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万事急不得,开中医馆尤其急不得。不要急于扬名,不要急于盈利,不要急于回本,更不要急于发财。

      我算是一个不异想天开的人,但因为在电视台做了那么多年,还是不由自主地渴望一夜成名的故事发在渔父国医馆。事实告诉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中医行业的生意只能一步一个脚印,一心一意做疗效,老老实实做口碑,这是这个行业的铁律。

渔父国医馆周年志:莫急,我们都是时间的作品

老吴女儿细妞的画

      别指望文案写得好、广告做得多,医馆生意就会好。老百姓看一百次广告,不如身边朋友的一次口碑。

      所以,当几位莆田系的大哥来到我们医馆跟我们谈合作时,我对他们说:“我可是在观音菩萨面前发过愿的,我们渔父国医馆绝不做超过百分之二十的纯利,你们愿意吗?”大哥们相视一笑,无语凝噎。

渔父国医馆周年志:莫急,我们都是时间的作品

(老吴和他女儿细妞在医馆)

      所以,我们坚持不从地摊上选药,而是选择了供港品牌的中药材采购渠道,为此我们的利润比同行少了许多。尽管这样做我们还让许多人诟病,说我们药贵。我们不怕,良苦用心总是需要时间才能被人理解的。
      佛祖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悟道用了四十九年,玄奘取经用了十九年。渔父国医馆想成就一块金字招牌,要用多久?我说不急,千万莫急,我们都是时间的作品。慢慢来吧,不要在时间的问题上节约成本。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不心急、不功利的好人。

渔父国医馆周年志:莫急,我们都是时间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