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长日记 | 吴馆长哭了:我们没有只治鼻子的专家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7-06-22 浏览量:4335
渔父国医馆的老板不好当哩。

上次我说,长沙人爱闹腾,熬中药不耐烦。今天我还要跟大家分享一个烦恼:大家对于选什么样的中医给自己看病,常常有认识上的误区。

一个年轻的女士咨询我,她的孩子得了慢性鼻炎,找哪位有名的中医看合适呢?我略思片刻,就向她介绍了某某老中医。她说好啊,容我想想。几分钟过后,我收到她的微信,“馆长大人,我查了一下你们的医生简介,以及某某老中医的百度百科,他治鼻炎之外,还治很多病种呢。你要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孩子,还是得找个更专业、更精准的中医才行,你可别敷衍我啊。”

你说这这这,这多么蓝瘦啊。馆长要哭了。

又有某中年男士电话咨询,他的老父亲偏头疼,要我推荐老中医。我又思索片刻,推荐了另外某某中医。结果该男士和哪位女士一样,如法炮制,度娘了一通老中医的有关资料。他的情绪更大:“老吴呀,我父亲大人是偏头疼非常厉害,你推荐的医生却又是妇科、肿瘤方面的专家,他到底专不专啊?”馆长瞬间泪崩,只想喝一碗香菇汤。

我们渔父国医馆真的没有只看鼻子或者只看头痛的“专家”。

这周末中午,我和著名的老中医、《铁杆中医》作者彭坚教授一起吃饭,说起以上的这些烦恼。彭老师听了哈哈哈大笑,他说,正常啦,大家找西医看病看久了,以为一个医生在某一个问题上持续钻研一辈子,其他的问题都不要去碰,这就是“专家”。现在所有的大医院,甚至包括中医院,都讲究精细的分工,仿佛只有细化,才能代表深度和高度。



可是中医不是这样子的。中医看病,以整体思维见长,中医对病理病机的判识,对方药的选用,在妇幼内外各科其实是通用的。中医认为,尽管每个病人的病症千变万化,但都离不开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八个字来概括。鼻炎也好,头痛也好,痛经也好,哪怕就是癌症这样的大病,失眠这样的情志病种,也统统可以归结到这八个字的总要当中。

我不反对大家想选一个好医生看病的心态,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选中医的问题上,大家不要在科目的问题上太迷信、钻牛角尖。在中医看来,脱头发的问题可能出在肾上,眼睛干涩的问题可能出在肝上,胃口不好的问题可能出在脾上。如果哪一个老中医一辈子只研究鼻炎,其他病种完全不熟悉,他绝对不是一个治疗鼻炎的高手。人是万物之灵,我们的身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怎么能够按照物理学的概念去分拆研究呢?

我想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渔父国医馆的唐百冬教授,他以看失眠和抑郁症见长。而事实上,他很多年以来也治好了很多妇科病例。

给大家普及一点儿中医典籍知识吧。《伤寒杂病论》是东汉张仲景的一部医学著作,千百年来被历代医家奉为圣典。这部著作一共收录了经方113首,397种治疗方法,涉及到人体病症的几乎所有证候。张仲景是不是医学大家呢?是不是医圣呢?他可不是只会看鼻炎的专家。

中医确实有上医下医之分。但我们要明白的是,上医非但不是只会看鼻子的所谓专家,而往往是那些通晓六经辨证的全科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