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渔父案例分享

毛以林|看不好的口腔溃疡不要动不动就清“火”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24-04-23 浏览量:184
  口腔溃疡,在临床上极为常见,常反复发作,难以痊愈。虽非大病,常常因为疼痛,影响进食,病情缠绵,很是痛苦!
  复发性口腔溃疡,中医称之为“口疮"或“口糜”,历代医籍记载的文献尤多,大多认为系脏腑热毒上冲或阴虚火旺所致,用方多以清热解毒或滋阴降火为主。
  常见的治法有:口唇溃疡责之于脾胃伏火,多以泻黄散为底方加减;牙龈溃疡多责之于阳明胃与大肠火邪上冲,治用淸胃散为基础方进退;舌尖溃疡多因心火上炎,每用黄连导赤散化裁;舌边及两颊部溃疡,多从泻肝胆火入手,以清肝散或龙胆泻肝汤为法;上腭溃汤,多责之于肾之虚火,常用知柏地黄丸随症变化;等等。
  诸般溃疡,实火溃疡面红肿,疼痛,常有脓性分泌物,伴舌红,苔黄;虚火溃疡,溃疡面干红,少分泌物,疼痛,舌干红,少苔。
  然临床上可以见到另一种口腔溃疡,溃面不甚红或淡红,分泌物很淡,伴全身疲乏,畏寒、四肢不温,大便溏泻,喜温饮,舌质淡嫩,苔白,脉沉无力。这种溃疡绝不可以清热泻火治之,用之必败。古人对此类溃病论述较少,多属脾胃阳虚,可以理中丸加附子〈李东垣〉治之。《景岳全书·口舌》说:“口舌生疮,固多由上焦之热,治宜清火,然有酒色劳倦过度,脉虚而中气不足者,又非寒凉可治,故虽久用清凉终不见效。此当察其所由,或补心脾,或滋肾水,或以理中汤,或以蜜附子之类反而治之,方可全愈。”可谓独具慧眼,临床不可忽视!
  在我的《步入中医之门》里有多个以温法治疗口腔溃疡的案例,今天再说一个效案,患者来自山东曲阜。
  丁某,男,46岁,2023年3月24日初诊:反复口腔溃疡已久,疮面色淡,伴大便溏泻,甚则如水样,味酸臭。绝不能饮冷,饮则腹胀难忍,舌质淡红,苔白腻,脉沉细。断为脾胃虚寒,虚火上僭,治用温补脾胃,厚土敛火法,以理中丸加减:
  人参10,白术10,干姜5,炙甘草10,茯苓15,益智仁15,蒲黄10。6剂。
  方中益智仁直入脾胃,性湿最善治寒湿腹泻,与茯苓健脾渗湿相伍,对于虚寒腹泻最为有效。蒲黄最擅缓解口腔溃疡之疼痛!
  2023年5月26日,患者与同乡五、六人从曲阜驱车来长沙求诊,言其服上方后,口腔溃疡即愈,大便也成形,两个月口腔溃疡未复发。唯感足背冷,舌质淡红,苔白腻,脉沉细。白腻苔,足冷,湿邪为患,以理中丸加薏米、车前子、川牛膝祛湿。
  人参10,干姜6,白术10,炙甘草10,薏米30,车前子10,川牛膝10。7剂。
  虚寒性口腔溃疡,还可使用吴茱萸外敷涌泉法,其临床也非常有效。
  吴茱萸有引火归原作用,用于虚火上浮之牙痛、咽痛、口腔溃疡等病,《本草纲目》记载:"茱萸,辛热能散能温,苦热能燥能坚,故所治之证,皆取其散寒温中,燥湿解郁之功而已。咽喉口舌生疮者以茱萸末醋调贴两足心,移夜便愈。其性虽热,而能引热下行,盖亦从治之义,而谓茱萸之性上行不下行者,似不然也。有人治小儿痘疮口噤者,啮茱萸一、二粒抹之即开,亦取其辛散耳。

  《濒湖集简方记载有:"治口疮口疳:茱萸末,醋调涂足心,亦治咽喉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