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治疗老年病经验

来源:爱爱医 发布时间:2017-06-08 浏览量:2957

  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的加快,临床年龄结构、疾病谱发生根本性变化,近年来老年病研究越来越引起医学界的重视。《灵枢·天年篇》:“五十岁肝气始衰……,六十心气始衰……,七十岁脾气衰……,八十岁肺气虚……,九十岁肾气焦,四脏经脉空虚。”可见人体自五十岁后,五脏的功能减退,人体内阴阳逐渐失去平衡,多脏器虚损是老年人的生理特征,而体质减弱、机体功能减退、抗病能力低下等是其证候特征,老年病多虚证,甚至出现“正虚似邪”之病。老年人真气逐渐耗竭,五脏日益虚弱,气机滞塞升降失序在所难免,如再外邪侵袭、精神刺激、饮食不当、劳累过度等,则会使脏腑功能衰竭加快,气血阴阳失调,从而发生因虚致实、虚实夹杂等一系列复杂的病理变化,病情复杂,传变快变化它症的情况更是多见。因此在治疗往往无从下手,很难切中病机,治疗效果差。老年病的治疗原则是由老年人的体质特点和老年病的病理机制所决定的,笔者在临证时体会到,在中医治疗老年病要知常达变,圆机活法,慎守以下原则,可以更好抓住病机,大大提高临床疗效,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经验体会。
  1 首重疏肝理气
  因为老年人不仅生理功能衰退,而且心理上极易产生抑郁悲观情绪,如有的因丧偶而痛苦,有的因子女不孝而气愤,有的因离、退休后生活方式的改变而感到不适应,有的又担心自己得了不治之症而恐惧死亡……形形色色,总以郁郁寡欢为多。因此笔者处方中每用柴胡、香附、郁金、佛手、合欢皮、夜交藤、白芍等调畅肝气,同时劝告病人怡悦心志,注意精神调适。
  2 补虚重在脾肾
  老年病与脏腑功能减退密切相关,五脏虚损,精、气、神渐减是老年发病的一个主要方面,五脏虚损是人体衰老的原因,也是导致疾病发生的重要因素,但是五脏之中,尤以脾肾为关键。人的衰老主要是肾气的虚衰,肾虚导致未老先衰诸证,如头晕健忘、目昏耳鸣、白发脱发、牙齿松动、腰膝酸软等等。故治老年人慢性病“缓则治本”是治疗的根本大法。临症时在治疗老年人冠心病、脑动脉硬化症、高血压病等,常用补肾药从本图治,如肉苁蓉、巴戟天、菟丝子、杜仲、枸杞、 熟地、淮山药、山萸肉等,尽量少用苦寒降火药。老年人很多病变都是下虚上实,如肝风眩晕,多因肾阴久亏、肝阳上亢,不能单纯平肝熄风;又如咳喘气促,乃下元虚惫不司敛纳所致,不能单纯宣肺降气。再者,脾胃为后天之本,金元李东恒有“脾胃内伤 ,百病由生”的古训,临床中老年人脾胃虚衰最为常见,因此在补肾气的同时,要注意健脾,四君子汤就是常用的调理老年病的方剂。再者治疗老年病,脾肾二脏功能保持正常时,则其他脏腑病变就容易恢复,所以在治疗老年病时,调补五脏,尤重调补脾肾为治疗根本。又因老年人脏腑功能逐渐老化迟钝,因此用药不宜过重、过偏,而宜平补、调补、清补,而不宜纯补、峻补。主张在辨证施治的基础上,适当加入调补脾肾,兼顾阴阳的药物,既可促进补药吸收,又可鼓舞人体正气,祛邪而不伤正。
  3 祛邪宜攻补兼施
  老年脏腑机能衰退,虚证固多,但因抗邪之力减弱,机体调节适应能力锐减,易受外邪侵袭,故病则寒热虚实夹杂,阴阳平衡失调,所以治疗老年病应做到“寓攻于补”、“攻补兼施”。如治疗老年久嗽,咳痰、喘息者,以补肾纳气之药,配合在肃肺化痰方剂,常以肾气丸或六味地黄丸与泻白散、定喘汤化裁;再如治疗老年便秘,常以润下通便之麻仁润肠丸为主方,配以益气、滋阴增液之品,如黄芪、肉苁蓉、熟地、当归等药。总之,老年得病多是体虚而感,因虚致病,治疗宜攻补兼施,攻邪不伤正。
  4 用药以疏通
  为要年迈之人,气血多有郁滞,即所谓“老年多瘀”,盖因老年人脏腑功能衰退,气机升降出入不畅, 气滞则血凝,或渐入老境,性情多抑郁,致肝气不疏,百病皆生于气,致气血失于条达而为郁滞,或老年多病,致气血衰少而血脉瘀滞,临床治疗老年病多配以益气活血、行气化湿、健脾豁痰、活血通脉等解除机体一切郁滞,常用八珍汤、半夏天麻白术汤、黄芪桂枝五物汤、血府逐瘀汤等方剂以调补疏理气机,以达“疏其气血,令其调达,而致和平”。
  5 祛邪不容迟疑
  笔者在防治老年病方面,赞同“养生当论食补,治病当论药攻”的观点。老年人虽然脏腑功能衰退,正气不足,但一旦感受外邪,切不可不加辨证地一概“扶正驱邪”。有的确要扶正,有的却应及时靠药物驱邪外出,延误时机反易生变,故应遵“急则治标”原则,该汗则汗、该下则下,决不心疑手软。当然,祛邪之药只能暂用,不可久服,驱邪衰其大半即可,勿过剂。祛邪还须兼顾宿疾,用药不怕复杂。
  6 持之以恒,以平为期
  老年病的特点是:正气虚弱,病程缠绵,病情复杂。老年人精血俱耗,脏腑日衰,致病则缠绵难愈而多枝蔓。所以治疗老年病,不能逞快,速求其功。而应针对患者正邪之偏盛、体质之情,树立长远打算,应有足够的疗程。鼓励安慰患者,要有耐心,与疾病作长期斗争的信心。人体亏虚,肾精衰耗,以至杂病丛生,是长期积累渐成的结果。因此,健脾补肾为主治疗亏损性老年病也是一个渐进缓慢过程。疾病向愈,不可能疾然而止,即使是正确的治疗下,也是呈波浪式的逐渐稳定或向愈。用药不宜孟浪,去实“衰其大半而止”,补虚应缓等“精气来复”。持之以恒以平为期是诊疗老年病的方针。
  7 注意饮食调摄
  饮食调摄不仅是健身长寿的一项重要措施,同时也是治疗老年病的一大疗法。故治疗老年病时不能忽视饮食在治疗和调养中的作用。重视食疗,首先要考虑食物在疾病治疗过程中与药物的配合作用。其次,是在病退邪去、正气尚弱时,以食疗进行调补。再次,老年之人,身体虚弱,元气不足,通过食疗可以增强抵抗力,预防疾病的发生。总之,在防治老年病的过程中必须时时要根据老年病患者的体质辨清是何脏虚损,要顾护正气,或采用补益气血或采用补肝肾,或用培补脾土,或采用滋阴润燥,或助阳散寒等,或扶正祛邪,或攻补兼用,在采用正治法不能治愈时,一定要想到变法的应用,要知常达变、圆机活法、切中病机才可使机体达到阴平阳秘,疾病应手而去。

  渔父国医馆给你推荐:
  旷惠桃:女,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湖南省名中医,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首届名医、内 科学术带头人,湖南省风湿病学科带头人,从医近40年来,勤奋治学,精研医术,通晓经典,深研《金匮》, 精于中医,汇通西医,基础理论扎实,临床经验丰富,熟知养生方法,擅长亚健康调理。尤其擅长运用中医中 药尤其擅于运用经方及虫类药等治疗风湿类疾病如:类风湿、狼疮、皮肌炎、硬皮病、强脊、干燥综合症、雷 诺症、骨关节炎以及痛风、肺病、脾胃病、肾病等疑难杂症。牵头研制的“三虎丸”治疗类风关;“痛风克颗 粒剂”治疗痛风;“益肾颗粒剂”治疗多种慢性肾病等取得满意疗效。
  范伏元:男,主任医生,博士生导师,教授,湖南中医附一大内科主任。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大内科 主任兼呼吸风湿科主任、内科教研室主任主任医师。临床工作30多年,一直从事内科疾病的中西医结合诊治。 主攻肿瘤、中老年风湿骨病、心血管疾病、慢性病、呼吸道疾病、妇科等内科疑难杂症。在类风湿性关节炎治 疗中独辟蹊径,寻找中医辨证施治与西医慢作用风湿药的联合使用方案。渔父讲师团成员,主讲专家。
  毛以林:男,安徽宁国人。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优秀中医临床人才。14岁问道岐黄 。临证工作30余年,具有极为丰富的临床经验,擅长以中医药治疗顽固性心衰、心律失常、扩心病、冠心病心 绞痛、肿瘤放化疗后、类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关节炎、硬皮病、皮肌炎、痛风、慢性胃炎、功能性消化不良 、慢性结肠疡炎、克隆氏病、肺气肿、肺部感染、肝功能损害、慢性肾小球肾炎、肾病综合征、慢性尿路感染 、男性不育、女性不孕、痛经、乳小叶增生、血管神经性头痛、中风后遗证、原发性血小板减少症及内科疑难 危重症。求诊患者遍及全国各地,亦不乏海外来者。
  刘建和:男,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第四批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优秀继 承人,全国第三批优秀中医临床人才。治学勤奋,精研中医,熟诵经典,善用经方,配合时方,巧治疑难病症 ,汇通西医,跟踪前沿,循证规范,心脏介入,抢救危重病患,研究养生,擅长体质辨识及调理,基础理论扎 实,临床经验丰富。多运用经方和验方治疗各种内科杂病和疑难疾病,擅长治疗冠心病、心律失常、心力衰竭 、失眠;慢支、肺气肿、支气管哮喘;胃炎、消化性溃疡、肠炎;眩晕、脑血管病后遗症;高血压肾病及慢性 肾衰和代谢综合征(高血压、高脂血症、高血糖)等疾病以及心脏介入术后中医药调治,主持了国家重大新药 创制,研制的导师验方“柴胡三参胶囊”治疗心律失常疗效显著,且进入了省市医保。
  佘建文:女,1993年毕业于湖南中医学院。毕业后一直师从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多位名老中医,后又师从全国 名老中医熊继柏教授,积累了丰富的临证经验。2003年开始在长沙市岳麓区望月湖中心医院工作,组建了中医 科并担任科主任。2011年赴美国著名的芝加哥大学访问一年,学习期间,运用传统中医及针灸等方法为外国友 人及当地海外华人治病,其显著的疗效得到了他们的高度赞许,为在国外弘扬中医中药尽到了一份责任。从事 中医临床工作近20年,博采众长,能熟练运用中医理论辩证施治,医德高尚,深受广大病友信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