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美的睡眠》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7-08-01 浏览量:2593

幼时读邓拓《燕山夜话》,即知睡眠占生命的三分之一。上帝何以让人梦寐垂目如此漫长的时间?也许,这正是睡眠的重要神奇之处。因为生命每一刻都在运作消耗,只有睡眠,也只有睡眠,能让人从精神到肉体全方位复原,彻底放松,重新清醒、焕发,双眸明亮。

宰予昼间睡了一会儿,孔子就骂他“朽木粪墙”,着实失之公允。不就休息一下么?没有什么重要事情,值得我们放弃睡眠而日夕经之营之。睡眠是一种休整,一种养精蓄锐,无伤风雅,且不干扰他人(呼噜客除外),安详,静虚,甚至有些神圣。因为人酣然沉睡,迷离奇异,亦真亦幻,正是人神相通之时。说到“昼寝”,自会想及“午休”。有人主张午间宜小憩一二小时,以为养生之道;有人则反对午睡,要摒除陋习,提高效率。我觉得如能偷闲,还是午休为佳。古代早有“手倦抛书午梦长”的诗句。炎夏里,日光直射,风歇蝉鸣,茶饭既饱,侧卧竹席凉榻,翻几页闲书,酣然睡去,确属一种清福,也符合林语堂先生倡导的“安卧眠床”之生活艺术。如果能在夜里睡五六个小时,中午再睡两小时,便可获得双重好处,使人体机能有一个新的开端。很多人因生计琐事纠缠厮磨,导致睡眠不足,两眼黯淡,面容憔悴,精神懈怠。特殊职业如机械师、司机者,甚或造成伤亡事故。惯开夜车的作家,更秉烛以继,通宵达旦,时序颠倒,如路遥之“早晨从中午开始”,终至损寿亦或早逝。我的哥哥张曼贞惯说:“生命是一盏灯,写作最耗油。”余以为信然!“耗油”主因即缺少充足的睡眠,蹈人慢性疲劳,引发不治疾患。人除了“日落而息”之外,午睡实为必要的补充。即使较短时间的午睡,亦颇有益。据对远航水手的调查表明,每天午睡三十至四十分钟,可使他们总保持清醒。

《国医大师朱良春全集•临证治验卷》对失眠专药的新认识,一药一讲,遇顽固失眠者,不妨参考。


1.苦参

对肝郁化火或心火偏亢而致失眠者最为合拍,功能清火除烦,宁心安神。方用: 苦参15~30g,黄连5g,茯苓15g,甘草4g(或红枣7枚,可以缓和苦参苦寒伤胃之弊)

连服3~5剂,多获佳效。苦参入心、脾、肾三经,《神农本草经》论其治“心腹结气,癥瘕积聚……补中明目”,似尚有活血化瘀、补养明目作用;《名医别录》:“苦参养肝胆之气,安五脏,定志,益精,利九窍。”徐灵胎称其“专治心经之火,与黄连功用相近”。现代实验研究证实,苦参含苦参碱,有麻痹或抑制中枢神经的作用,则其安眠宁神之功,当可理解。但脾胃气弱者宜慎用之。 


2.涌泉穴敷贴

取黄连、肉桂、炒酸枣仁、琥珀各等份,共研细末,醋调成糊状,睡前敷涌泉穴 (属足少阴肾经,位于足底,足趾蜷屈时凹陷处)如铜钱大,外以胶布固定,至翌晨去掉,每晚1次,一般7~10次,可获良效。


3.小蓟花

小蓟为菊科植物的全草或根,各地均有,头状花序单生于茎顶或枝端,花冠呈紫红色,花期5~7月可采。性味甘凉,入肝、脾经,乃凉血、祛瘀、止血药。《别录》:“退热、补虚损”。《本草求原》:“专以退热去烦,使火清而血归经,是保血在于凉血。”有一位干部告知:以小蓟花研末,装0. 25g胶囊,每服4粒,每日2次,治失眠有佳效,可以观察之。